您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人工智能 > 行業動態 > 正文

人工智能給軍事安全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2021-10-12 10:57 性質:轉載 作者:文力浩,龍坤 來源:信息安全與通信保密雜志社
免責聲明:無人系統網(www.alteni.cn)尊重合法版權,反對侵權盜版。(凡是我網所轉載之文章,文中所有文字內容和圖片視頻之知識產權均系原作者和機構所有。文章內容觀點,與本網無關。如有需要刪除,敬請來電商榷!)
安全通常是指主體既沒有外在威脅也沒有內在疾患的客觀狀態。引言安全通常是指主體既沒有外在威脅也沒有內在疾患的客觀狀態。當安全的主體是國家時就構成了國家安...

安全通常是指主體既沒有外在威脅也沒有內在疾患的客觀狀態。

引言

安全通常是指主體既沒有外在威脅也沒有內在疾患的客觀狀態。當安全的主體是國家時就構成了國家安全,其內涵可界定為:一個國家處于沒有危險的客觀狀態,即“國家既無外部威脅又無內部混亂和疾患的客觀狀態”。軍事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指“國家不受外部軍事入侵和戰爭威脅的狀態,以及保障這一持續安全狀態的能力”。隨著以深度學習為代表的人工智能第三次浪潮的到來,人工智能技術不斷發展應用,在圍棋、智力問答、“星際爭霸”游戲等過去被認為人類專屬的智慧領域一路攻城略地,對經濟、政治、教育、醫療、軍事等帶來了深刻影響,同時引發了人工智能如何變革國家安全的熱烈討論。例如,牛津大學哲學家尼克·博斯特羅姆(Nick Bostrom)擔憂人工智能會給人類帶來“生存威脅”(existential threat)。著名企業家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大膽預言,世界各國在人工智能領域開展軍備競賽可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則在公開場合聲明,在人工智能領域占據領導地位的國家將主宰世界。

歷史上,軍事領域向來是對科學技術最為敏感、也是競爭和對抗最為激烈的領域。技術是一把雙刃劍,作為一項新興顛覆性技術,人工智能在軍事安全領域既帶來了諸多機遇,也帶來了風險和挑戰。本文擬從機遇和挑戰兩個維度出發,重點考察人工智能對于軍事安全領域的影響,并在此基礎上提出治理建議。

人工智能為強化軍事安全帶來的機遇

當前,人工智能正逐步走向軍事應用領域,推動信息化戰爭向智能化戰爭加速轉變,給軍事安全帶來不可忽視的影響。概括來看,人工智能為維護軍事安全帶來的機遇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1降低軍事人員執行作戰任務的危險性

機器人的非生命性、有效性、隱蔽性等特點使得它能夠替代人類從事許多危險工作而無悖于人類倫理道德。早在上個世紀中期機器人誕生之初,阿西莫夫就提出了“機器人三定律”,從本質上詮釋了機器人為人類服務的工具性。處處充滿危險的戰場正是機器人大展身手的“舞臺”,機器人逐步“參軍”走上作戰一線勢所必然。本世紀以來,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進步,軍用智能機器人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時期”,排爆機器人、搬運機器狗等智能機器人不斷問世,在偵查監視、后勤保障、排雷排爆等軍事任務領域得到廣泛應用,為降低軍人戰場危險性和提升作戰效能發揮了重要作用。比如美軍研制的“大狗機器人”能夠有效輔助戰士搬運物資、進行伴隨保障。俄軍正在大力研制可以駕駛汽車的類人機器人,擬組建能夠與人類并肩作戰的機器人部隊。我國目前也已經研制了多種可供戰場使用的機器人,比如排爆機器人“靈蜥”、四足步行機器人“大狗”等。隨著智能機器人自主性的逐步提升,它們將在越來越多的任務場景中輔助和替代人類,降低軍人在執行作戰任務中的風險。

1.2提升軍事情報分析效率

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人類正在迎來一個“數據爆炸”的時代。目前地球上兩年所產生的數據比之前積累的所有數據都要多。瀚如煙海的數據給情報人員帶來了極大的困難和挑戰,僅憑增加人力不僅耗費大量錢財,問題也得不到根本解決。與此同時,伴隨大數據技術和并行計算的發展,人工智能在情報領域日益展現出非凡能力。目前,美軍已經敏銳地捕捉到了人工智能在軍事情報領域的巨大應用潛力,成立了“算法戰跨職能小組”。該小組的首要職能就是利用機器視覺、深度學習等人工智能技術在情報領域開展目標識別和數據分析,提取有效情報,將海量的數據轉換為有價值的情報信息,為打擊 ISIS 等恐怖組織提供有力的技術支撐。機器算法的快速、準確、無疲勞等特點使其在大數據分析領域大展身手,展現出遠超人類的能力。因此,美國防部聯合人工智能中心主任沙納漢中將就直言不諱地表示,算法就是“世界上最優秀、訓練最有素的數據分析師”。

1.3提升軍事網絡攻防能力

網絡空間已經成為繼陸、海、空、天之外的“第五維空間”,是國家利益拓展的新邊疆、戰略博弈的新領域、軍事斗爭的新戰場。習近平主席在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上指出,“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網絡攻防是軍事安全領域中的重要一環,基于人工智能技術的自動漏洞挖掘可以顯著提升軍事系統的網絡防御能力。目前,網絡防御領域存在兩大問題:一是網絡技術人才短缺;二是當前的網絡防御系統面對未知漏洞表現不佳。人工智能的新發展為提升網絡防御水平提供了新途徑,主要體現在網絡系統漏洞自動化檢測和自主監視系統等方面。以深度學習為代表的機器學習技術有望使得網絡防御系統不僅能從以往的漏洞中學習,而且能在監視數據中不斷提升對未知威脅的應對能力。有研究表明,人工智能可以從大量網絡數據中篩選出可疑信息,以此增強網絡防御能力。比如“蒸餾網絡”公司(Distil Networks)就利用機器學習算法來防御人類難以察覺的高級持續性威脅(APT)網絡攻擊。目前,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科學家已經研發出了一種能夠識別“零日漏洞”的機器學習算法,并能夠追蹤其在黑客界的流動軌跡。麻省理工學院(MIT)“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實驗室的研究人員也啟動了PatternEx研究項目,意在構建一個機器學習系統,預期每天能檢查36億行日志文件,監測 85% 的網絡攻擊,并在投入使用時進行自動學習和采取防御措施。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正計劃將人工智能用于網絡防御,重點發展的功能包括在投入使用之前自動檢測軟件代碼漏洞以及通過機器學習探測網絡活動中的異常情況等。

1.4為軍事訓練和培訓提供新方式

人工智能為軍事訓練和培訓也提供了新方式。在作戰訓練領域,人工智能技術與虛擬現實技術相結合能夠極大提升模擬軟件的逼真度和靈活性,為針對特定戰場環境開展大規模仿真訓練提供高效手段,真正實現“像訓練一樣戰斗,像戰斗一樣訓練”。首先,通過收集衛星圖像、街景數據、甚至是無人機拍攝的三維圖像,虛擬現實程序能夠在人工智能的幫助下快速、準確地生成以全球任何一處場景為對象的綜合訓練環境(STE),幫助士兵進行更有針對性的預先演練,提升士兵執行特定任務的能力。其次,人工智能賦能軍事訓練模擬軟件在不降低真實度的情況下快速生成訓練環境、設計交戰對手,擺脫了以往軍事訓練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布置訓練場景的傳統模式。再次,人工智能具備的自主性使得模擬軍事訓練不會以可預測模式進行,士兵必須使用各種設備和不同策略在復雜多樣的環境中戰斗,有利于提升士兵和指揮官在作戰中的應變能力。最后,人工智能通過在模擬對戰中與人類反復交手從而迭代學習,系統借助大量復盤模擬可以不斷完善應對方法,為參謀人員提供參考借鑒。這一過程類似于與AlphaGo進行圍棋對戰。換言之,人工智能不僅可以扮演模擬軍事訓練中人類的強大對手,還可以在每次勝利時向人類傳授一種針對這次戰役或行動的新策略。除此之外,人工智能在軍事訓練的其他領域也有著廣泛應用。目前,一個名為“神探夏洛克”(SHERLOCK)的智能輔導系統已經被用于美國空軍的培訓中。這個系統能夠為美國空軍技術人員提供如何操作電子系統對飛行器進行診斷的培訓。同時,南加州大學的信息科學學院已經研制出了一個基于替身的訓練程序,能夠為派駐海外的軍人提供跨文化交流訓練。

1.5給軍事理論和作戰樣式創新帶來新的啟發

誠如恩格斯所言:“一旦技術上的進步可以用于軍事目的,他們便立刻幾乎強制地,而且往往是違背指揮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戰方式上的改變甚至變革。”技術進步作用于軍事領域必然引起作戰方式的改變甚至變革,這是恩格斯100多年前就向人們揭示的軍事技術發展規律,人工智能技術當然也不例外。總體來看,以人工智能技術為支撐的智能化武器裝備較傳統武器裝備具有突防能力強、持續作戰時間長、戰術機動性好、訓練周期短以及綜合成本低等顯著優勢。智能化無人系統可采用小型化甚至微型化設計,使用復合材料和隱身技術,以隱蔽方式或集群方式接近目標,讓敵人難以察覺或無法防范。無人武器系統還可以突破人類生理局限,裝備的性能指標和運轉時長只需考慮制造材料、各類機械電子設備的承受極限和動力能源的攜帶量,不但使得系統在機動、承壓方面能力得到革命性提升,并且能夠實現遠距離偵察打擊和在目標區域的長時間存在。同樣重要的是,與傳統武器系統操控訓練周期一般長達數年不同,無人系統操控員僅需數月或一年左右的訓練即可遠程操控“捕食者”“死神”等無人武器參加實戰,更多作戰人員不必直接踏上戰場,有望大大降低戰死率和隨之而來的社會輿論壓力。基于人工智能技術軍事化應用的上述特點,近年來美軍提出了以算法較量為核心的算法戰、無人武器系統蜂群式作戰、具有高度自適應性的“馬賽克戰”等一系列新作戰樣式。可以預見的是,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進一步發展,智能化條件下的軍事理論和作戰樣式創新不會停止。

總而言之,人工智能可以幫助軍事力量更加精準高效地運轉,同時降低人類面臨的生命危險。人工智能在無人作戰、情報搜集與處理、軍事訓練、網絡攻防、智能化指揮控制決策等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具有“改變游戲規則”的顛覆性潛力,有望重塑戰爭形態,改寫戰爭規則,推動智能化戰爭的加速到來。中央軍委科技委主任劉國治中將等專家認為,人工智能必將加速軍事變革進程,對部隊體制編制、作戰樣式、裝備體系和戰斗力生成模式等帶來根本性變化,甚至會引發一場深刻的軍事革命。

人工智能給軍事安全帶來的風險和挑戰

人工智能作為一種科學技術,同樣具備“雙刃劍”屬性。人工智能一方面為人類社會發展進步和維護軍事安全提供了新的動力和機遇,另一方面也帶來了一系列威脅與挑戰。綜而觀之,人工智能給軍事安全帶來的威脅和挑戰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2.1人工智能軍事應用帶來的非預期事故

人工智能的軍事應用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容易帶來非預期事故的發生。這主要由以下兩點原因所致:一是由于人工智能內部的脆弱性問題(internal vulnerbility)。當前,人工智能還停留在弱人工智能階段,而弱人工智能系統的特點在于它們接受了非常專門的任務訓練,例如下棋和識別圖像。戰爭可以說是最復雜的人類活動之一,巨量且不規律的物體運動仿佛為戰場環境蒙上了一層“迷霧”,難以看清和預測戰爭全貌。在這種情況下,系統的應用環境無時無刻都在發生變化,人工智能系統可能將難以適應。因此,當前弱人工智能存在的根本脆弱性(brittleness)很容易損害系統的可靠性。交戰雙方部署的人工智能系統交互產生復雜聯系,這種復雜性遠遠超出一個或多個弱人工智能系統的分析能力,進一步加劇了系統的脆弱性,發生事故和出錯的概率將大大增加。此外,人工智能算法目前還是一個“黑箱”,可解釋性不足,人類很難預測它的最終結果,也容易帶來很多非預期事故。二是外部的攻擊利用問題(external exploitation)。研究人員已證明,圖像識別算法容易受到像素級“毒”數據的影響,從而導致分類問題。針對開源數據訓練的算法尤其容易受到這一挑戰,因為對手試圖對訓練數據進行“投毒”,而其他國家又可能將這些“中毒”數據用于軍事領域的算法練。目前對抗性數據問題(adversarial data)已經成為一個非常嚴峻的挑戰。此外,黑客攻擊還可能導致在安全網絡上訓練的算法被利用。當訓練數據受到污染和“投毒”,就很可能產生與設計者意圖不符的人工智能應用系統,導致算法偏見乃至更多非預期事故的發生。最后,人機協同也是一個很大的難題。無論是強化學習、深度學習,還是專家系統都不足以完全準確地反映人類的直覺、情感等認知能力。人工智能的軍事運用是“人—機—環境”綜合協同的過程,機器存在可解釋性差、學習性弱、缺乏常識等短板,或將放大發生非預期事故乃至戰爭的風險。

2.2人工智能軍備競賽的風險

與核武器類似,由于人工智能可能對國家安全領域帶來革命性影響,世界各國將會考慮制定非常規政策。目前,世界各國(尤其是中、美、俄等軍事大國)都認識到人工智能是強化未來國防的關鍵技術,正在加大人工智能領域的研發力度,并竭力推進人工智能的軍事應用,力圖把握新一輪軍事技術革命的主動權,全球人工智能軍備競賽態勢初露端倪。具體而言,美國將人工智能視為第三次抵消戰略的核心,建立“算法戰跨職能小組”,籌劃基于人工智能的算法戰。2018年7月,美國防部設立專門的人工智能機構——聯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大力推動軍事人工智能應用。2019年2月12日,美國防部正式出臺美軍人工智能戰略,并將聯合人工智能中心作為推進該戰略落地的核心機構。美國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草案中也特別強調對人工智能、5G、高超聲速等關鍵技術進行投資,建議對人工智能投資8.41億美元,對“自主性”(autonomy) 投資17億美元。這些舉措都體現出美國積極推動人工智能軍事化、在人工智能領域謀求新式霸權的意圖。俄羅斯在這一領域也不甘落后。2017年1月,普京要求建立“自主機器復合體”(Autonomous Robotic Complexs)為軍隊服務。中國政府則于2017年7月20日出臺《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正式將發展人工智能上升到國家戰略高度。軍事領域也在通過“軍民融合”戰略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步伐,“促進人工智能技術軍民雙向轉化,強化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對指揮決策、軍事推演、國防裝備等的有力支撐,推動各類人工智能技術快速嵌入國防創新領域”。

鑒于人工智能強大而泛在的技術本質以及軍事領域對于強大技術的強烈需求,人工智能走向軍事應用是難以阻擋的趨勢,當前各國競相推動人工智能軍事化和發展人工智能武器便是其現實體現。大國間在人工智能領域的軍備競賽將會危及全球戰略穩定,對國家安全帶來嚴重威脅,埃隆·馬斯克關于人工智能軍備競賽可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預言并非危言聳聽。如同所有軍備競賽一樣,人工智能領域的軍備競賽本質上都是無政府狀態下安全困境的體現,如果缺乏信任和有效的軍備控制措施,這將成為一場“危險的游戲”,直到一方把另一方拖垮或雙方共同卷入戰爭,上演一場智能時代的“零和博弈”。

2.3擴展威脅軍事安全的行為體范圍和行為手段

傳統上,威脅軍事安全的主要行為體是主權國家的軍隊,但隨著網絡和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這一行為體范圍正在拓展。以網絡攻擊為例,根據攻防平衡理論,重大軍事技術的出現將對攻防平衡產生重大影響,而有的軍事技術天然偏向于進攻方。當前,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對提升網絡攻擊能力同樣提供了極大機遇。可以預見,人工智能與深度學習的結合有望使得“高級持續威脅”系統成為現實。在這種設想下,網絡攻擊方能夠利用APT系統24小時不間斷地主動搜尋防御方的系統漏洞,“耐心”等待對方犯錯的那一刻。隨著人工智能逐步應用,將有越來越多的物理實體可以成為網絡攻擊的對象。例如,不法分子可經由網絡侵入軍用自動駕駛系統,通過篡改代碼、植入病毒等方式使得軍用無人車失去控制,最終車毀人亡。又比如通過入侵智能軍用機器人,控制其攻擊己方的人員或裝備。同時,人工智能與網絡技術結合可能進一步降低網絡攻擊的門檻。當智能化網絡攻擊系統研制成功,只要擁有足夠多的資金便能有效提升自己的網絡攻擊能力,而不需要太高的技術要求。因此,未來恐怖分子利用人工智能進行網絡攻擊或攻擊自主系統的算法、網絡等,繼而誘發軍事系統產生故障(如軍用無人車、無人機撞擊己方人員),或者直接損壞軍事物聯網實體設備等,都會對軍事安全產生很大威脅。

此外,人工智能的發展應用還將催生新的威脅軍事安全的方式和手段。人工智能表現出諸多與以往技術不一樣的特點,也自然會帶來威脅軍事安全的新手段,深度偽造(deepfakes)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該技術為煽動敵對國家間的軍事沖突提供了新途徑。例如,A國雇傭代理黑客使用人工智能技術制作“深度偽造”視頻或音頻材料,虛構B國密謀針對C國采取先發制人打擊,并將這段“深度偽造”材料故意向 C 國情報部門秘密透露,引發C國的戰略誤判,迫使其采取對抗手段。B國面對這種情況也將不得不采取措施予以應對,一場由A國借助人工智能技術策劃的針對B、C兩國的惡意情報欺詐就完成了。當前,“深度偽造”技術的發展速度遠超相關的檢測識別技術,“開發深度偽造技術的人要比檢測它的人多100到1000倍”,這給各國安全部門抵御人工智能增強下的信息欺詐和輿論誘導制造了很多困難。此外,運用人工智能系統的軍隊也給自身帶來了新的弱點,“算法投毒”、對抗性攻擊、誤導和誘騙機器算法目標等都給軍事安全帶來了全新挑戰。

2.4人工智能產生的跨域安全風險

人工智能在核、網絡、太空等領域的跨域軍事應用也將給軍事安全帶來諸多風險。例如,人工智能運用于核武器系統將增加大國核戰風險。一方面,人工智能應用于核武器系統可能會強化“先發制人”的核打擊動機。核武器是大國戰略威懾的基石,人工智能增強下的網絡攻擊將對核武器的可靠性構成新的威脅,在戰時有可能極大削弱國家威懾力、破壞戰略穩定。因此,盡管目前人工智能增強下的網絡攻擊能力的有效性并不確定,危機中仍將大大降低對手間的風險承受能力,增加雙方“先發制人”的動機。信息對稱是智能化條件下大國間進行良性競爭的基礎和保障,但現實情況往往是,在競爭激烈的戰略環境中,各國更傾向于以最壞設想來揣測他國意圖并以此為假設進行斗爭準備,尤其當面對人工智能賦能下的愈加強大的針對核武器系統的網絡攻擊能力,“先下手為強”確乎成為國家尋求自保的有效手段。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技術在核武器系統領域的應用還將壓縮決策時間。人工智能增強下的網絡攻擊幾乎發生在瞬間,一旦使核武器系統癱瘓,國家安全將失去重要屏障,給予決策者判斷是否使用核武器的壓力將激增。尤其在一個國家保持“基于預警發射”(lauch-on-warning) 的情況下,核武器系統遭到人工智能增強下的網絡攻擊時幾乎無法進行目標探測并且發出警報,更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進行攻擊溯源和判定責任歸屬,決策時間壓縮和態勢判斷困難會使決策者承受巨大壓力,極有可能造成戰略誤判,給世界帶來災難。

人工智能與網絡的結合會極大提升國家行為體和非國家行為體的網絡能力,同時也會催生出一系列新的問題。首先,人工智能技術的網絡應用將提升國家行為體的網絡攻擊能力,可能會加劇網絡領域的沖突。如前所述,基于人工智能的APT攻擊可使得網絡攻擊變得更加便利,溯源問題也變得更加困難。與此同時,人工智能的網絡應用可能會創造新的缺陷。目前人工智能的主要支撐技術是機器學習,而機器學習需要數據集來訓練算法。一旦對方通過網絡手段注入“毒數據”(如假數據),則會使得原先的人工智能系統非正常運行,可能帶來災難性后果。其次,由于人工智能算法的機器交互速度遠超人類的反應速度,因此一旦將人工智能用于軍事領域的網絡作戰,還有可能帶來“閃戰”風險,即人類還沒來得及完全理解網絡空間的戰爭就已經發生。此外,人工智能在太空領域的應用可能對全球戰略穩定和軍事安全帶來破壞性影響。在人工智能的加持下,傳統的反衛星手段將變得更加精準、更具破壞性、更難追溯,從而加大“先發制人”的動機,尋求先發優勢。這容易破壞航天國家的軍事安全和全球戰略穩定,因為攻擊衛星尤其是預警衛星往往被視為發動核打擊的前兆。

結語

總體國家安全觀強調,發展是安全的基礎和目的,安全是發展的條件和保障,二者要同步推進,不可偏廢。既要善于運用發展成果夯實國家安全的實力基礎,又要善于塑造有利于經濟社會發展的安全環境,以發展促安全、以安全保發展。因此,維護人工智能時代的軍事安全并不代表放棄人工智能的發展,反而要大力推動其應用,使其成為維護軍事安全的重要手段和支撐,并注重化解風險。如今,我國正處在由大向強發展的關鍵時期,人工智能有望成為驅動新一輪工業革命和軍事革命的核心技術。因此,我們需要搶抓此次重大歷史機遇,積極推動人工智能的研發和軍事應用,推動軍事智能化建設穩步發展,為建設世界一流軍隊增添科技支撐。

在當今時代,沒有誰是一座孤島,人工智能對于軍事安全領域的影響是全球性的,因此推動人工智能領域的國際安全治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就顯得尤為重要。由于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目前對于智能武器尤其是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統的相關法律法規還并不完善,各國在如何應對這些問題方面也沒有明確的方法、舉措和共識,但這些問題確關人類社會的未來前景和國際體系穩定。為了維護我國的軍事安全以及整體的國家安全利益,應當推動人工智能技術治理尤其是安全領域的全球治理,在人工智能的軍事應用邊界(如是否應當將其用于核武器指揮系統)、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統軍備控制等領域開展共同磋商,在打擊運用人工智能進行恐怖犯罪等領域進行合作,構建人工智能時代的安全共同體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維護國家軍事安全和人類和平福祉。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拒絕廣告

相關資訊

  • 人工智能揀貨趨勢飛速發展
    近年來物料搬運和生產線變得越來越自動化,但人工生產搬運仍然占主導地位。德國H?rmann Logistik公司及其合作伙伴德國Robominds公司優化具有高吞吐量、種類繁...

    2021-12-03 14:24

  • 我們能信任未來的超級智能AI嗎?
    隨著人工智能技術在生活中帶來的種種變化,人們越來越擔心它的零星增長將使人類在不久的將來難以控制。比如失去對人工智能機器的控制?那將是災難性的。研究表明...

    2021-11-30 10:59

  • 工程師創造機器人激光器,可通過3D打印烹飪食物
    隨著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的出現及其在各種工業和經濟目的中的應用,家庭任務似乎已經加入了競爭。這就是為什么推動該技術的進一步發展已經達到了高度的高峰。隨著...

    2021-11-29 11:23

  • 2022年人工智能領域發展七大趨勢
    人工智能已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具革命性的技術之一。“人工智能是我們作為人類正在研究的最重要的技術之一。它對人類文明的影響將比火或電更深刻”。2020年1月,...

    2021-11-25 11:47

  • 瑞士研究人員利用機器人和AI技術建造了一座“空中花園”?
    建筑和施工總是悄悄地處于技術和材料趨勢的前沿。因此,特別是在像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TH Zurich)這樣的著名技術大學,被發現在進行一個利用人工智能(AI)和機...

    2021-11-25 11:44

  • 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改善健康康復
    馬德里卡洛斯三世大學(UC3M)的衍生公司Inrobics Social Robotics, S.L.L.開發了一種機器人設備,提供創新的運動和認知康復服務,可在保健中心和家庭使用。I...

    2021-11-25 11:15

  • 人工智能輔助結直腸息肉分類試驗
    2021年11月22日-在使用回顧性數據創建人工智能工具后,達特茅斯 - 希區柯克醫療中心和柴郡醫療中心正在臨床試驗中實施該技術。該工具由達特茅斯 - 希區柯克...

    2021-11-24 11:12

  • 北京位居中國人工智能城市排名首位
    “2021人工智能計算大會(AICC2021)”26日在京舉行,會上發布的《2021-2022中國人工智能計算力發展評估報告》(下稱“報告”)公布了最新中國人工智能城市排名榜單...

    2021-11-22 11:22

  • “5G+AI”給日常生活增彩
    “大圣”版5G云端智能服務機器人在2021中國移動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亮相。走進“AI家庭”,將操作行為轉化成聲音信號,可以實現對家用電器的全智能操控;踏入“5G...

    2021-11-22 11:18

  • 瑞典Ericsson公司推出智能網絡自動化平臺
    Ericsson推出了智能自動化平臺,這是一種服務管理和內外部協調的產品,它聲稱可以使任何移動網絡實現智能自動化。Ericsson是瑞典電信設備制造商,總部坐落于瑞典...

    2021-11-22 11:06

推薦圖文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掃碼看新聞

好男人视频手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亚洲和欧洲一卡二卡三卡 杂多县| 南和县| 渑池县| 定襄县| 年辖:市辖区| 黄龙县| 镇雄县| 新昌县| 琼海市| 咸宁市| 江安县| 德江县| 丘北县| 新化县| 高尔夫| 万山特区| 盘山县| 喀喇| 石渠县| 古蔺县| 永胜县| 广水市| 新邵县| 临夏市|